戈马力.佛布鲁根
喜欢  

 

姓名:戈马力.佛布鲁根      国家:比利时

主养品系:戈马利

 

个人资料

  戈马利生于西元一九四二年十月十一日,他于比利时史卡平丘陵(Scherpenheuvel)著名的天主教长方形会堂(Basilica)诞生,他是费尔布鲁根夫妇唯一的小孩与骄傲。在戈马利的儿童时期,他时常帮姑丈搬运时钟到镇上的鸽舍。虽然他当时有机会接触到赛鸽,但他的兴趣却不在此,他与其他大多数的比利时男孩一样热衷于足球,他曾经好长一段时间担任史卡平丘陵少年足球队的守门员。后来,他对赛鸽的兴趣与热情逐渐被他的继父(奥古斯特,August)与叔父(路易斯范迪斯物,LouisvanDiest)所启发,同时,他们也教导戈马利如何成为一位鸽友与玩赛鸽的一些决窍。一九六九年,戈马利与他的妻子,安妮铙雷尔次(AnnieNaulaerts)结婚,他也开始投入赛鸽的领域。安妮的父亲也是一位鸽友,所以安妮对于戈马利在赛鸽领域的决定则是全力支持与协助。
  跑易斯(戈马利的叔父)曾经对他说过,“要玩赛鸽就要玩到最好,不然就不要玩!”因此,戈马利玩赛鸽的原则之一就是“玩得尽兴”与“成果导向”。不过,要有好的结果并不是一步就登得了天,而是需要一步一脚印与有耐心地建立属于自己的赛鸽王国。这项原则与踏实的作法促使他在赛鸽界大放光芒。他的赛鸽品质与其鸽舍成为互通一气的实体并彻底实践了上述的原则。

  一九七五年的戈马利鸽舍,戈马利的第一只鸽子来自于泰森德罗(Tessenderlo)的孟斯布里斯(Moons-Bries)。这只鸽子的血统来自于世界著名阿连栋克(Arendonk)的詹森兄弟(JanssenBrothers)同时,戈马利在当地的市场上买了数颗尚未孵化的鸽蛋。为了确保其品质,他求助于孟斯布里斯,当时,孟斯布里斯以他的詹森系赛鸽远近驰名。因为他所拥有的赛鸽品质被认为超越阿连栋克。因此,戈马利也向孟斯布里斯买了几颗鸽蛋与幼鸽,这些鸽子的后代也都缔造出非凡的成绩并成为优秀的种鸽。事实证明戈马利当初做了明确的决定也证明了孟斯布里斯的鸽子品质。例如“小蓝”(KleineBlauwe,环号2517110/70)曾赢得五次首奖“大啄鸽”(Dbeijter,环号2386659/70)与“奇妙接触”(Wondertik,环号2396660/70)这两只同巢而居的兄弟后来更是缔造非凡的成绩与成为超级种公。上述的这些鸽子成为戈马利鸽舍繁殖的基石而其影响力仍然持续地廷续到现在。为这个原因,戈马利立即成为非常具有竟争力的赛鸽繁殖者。不过,他对于罗梭(Ramsel)的法兰斯范代克鸽舍(FransvanDijck)的竟争威胁仍谨慎地应付。因为法兰斯范代克鸽舍的赛鸽当时对布拉邦联盟(BrabantUnie)造成不小的威胁。为了去除此项威胁,戈马利直捣敌窟;他直接到法兰斯范代克鸽舍买了很多花环鸽(WitpenKranske).现在戈马利.佛布鲁根的许多冠军鸽都是他的后代。一九七一年冬季,墨里斯范得非尔德M(auriceVandevelde)首度二次贩售他的赛鸽。在此次的贩售中,有两只雌鸽吸引戈马利的注意,其中一羽是“好哈泼“(GoedHoppel环号6377584/1968)。他曾经以年纪最轻之姿击败超过一千羽参赛者而入赏三闪冠军;另外一羽则是后来著名并具传奇性的“王牌”(As)的祖母。买了这两羽雌鸽之后,戈马利尝试将“好哈泼”与“奇妙接触”配对,没想到竟然得到一组黄金配对。这个黄金配对孕育出二十羽入赏首奖的赛鸽。例如“极黑”(GoedeZwarte,环号2085001/72)即为此黄金组合的儿子,其曾经入赏十一次首奖;“极黑”同巢成长的姐妹曾在孟明尼斯(Momignes)的比赛中击败其他1143羽而赢得首奖。后来他与“王牌”(As)配对而产生一羽在赛鸽界投下震撼弹的超级赛鸽,“苍鹭”(Reiger环号2367187/1977)“极黑”的另一名姐妹则是“黑色王牌女”(ZwarteAske,环号2367017/1977)的母亲?!昂谏跖婆霸?984年的波治(Bourges)全国赛击败其它25927羽而入赏亚军他的另一个小孩在1985年时曾入赏全省竟赛第一,全国准决赛第一与全国赛第十?!盎疑I?BlauweKadet,环号2118002/1986)在1988年的波治(Bourges)全国赛击败其它13154羽赢得亚军。他也是这对黄金组合的产物。在1970与1976年之间,戈马利培育出许多在短距离与中距离表现优异的赛鸽。从此,他开始在赛鸽界发光并被视为比利时第一。但他并不满足于现况,因为要是天气状况属于晴朗逆风,他就会败给墨里斯范得非尔德(MauriceVandevelde)。墨里斯所拥有的一羽赛鸽,“王牌”(As,环号2231035/1972),1974年时顶著比利时国家赛K.B.D.B的“速度赛全国冠军”的桂冠,因为他曾入赏十七次冠军,所以戈马利极欲不计代价将他买下,只是他必须等到1976年才能实现此一愿望?!巴跖啤笔且挥鸩黄椒驳娜?。在1976年参加了四次飞行赛并无懈可击地赢了所有的比赛。戈马利以天文数字的价格买下墨里斯的:“王牌”,同时他也买下“王牌”的父亲,“迪克”(DeDikke,环号2255080/71)?!巴跖啤庇搿凹凇被ハ嗪献饔肫渌聘肱渲?,因此“王牌”发展成一羽极佳的种公。他的直系子女们与后代子孙相继赢得许多比赛的冠军。但是,戈马利还是不满足于他所拥有的成就,因为他总是要更多与更好。有一次透过他的好友法兰斯墨林(FransMaurien),戈马利得知“霍夫肯斯”(GeschifteHofkens)将被出售,所以他不想错过此次机会买下这羽具有辉煌战绩的赛鸽。1980年,法兰斯墨林不幸去世,所以他的合伙人卡列尔.幕利门(KarelMaulemans)决定关闭鸽舍并要卖掉所有赛鸽戈马利知道他们有两羽不平凡的鸽子“白鼻”(Witneus)与“军校生”(Kadet)。最后,卡列尔.幕利门自己将“军校生”留下;“白鼻”(Witneus)则被戈马利买下。当然,“白鼻”自此扮演影响戈马利.佛布鲁根鸽系的重要角色?!鞍妆恰钡暮蟠嗉逃搿巴跖啤奔啊盎舴蛩箍稀闭舛曰平鹱楹系暮蟠涠?,并繁殖出许多优秀的赛鸽。不幸的是,在1987年“白鼻”与许多著名的后代被偷得不见踪影?!鞍妆恰钡幕泛盼?261175/73。他是一对黄金组合,凡登布希(OudeVandenbosch)与蓝詹森(BlauwJasen)的儿子,“白鼻”的儿子为老白塔(OudeWitstaart),其被位于史凯得(Schilde)的威廉吉尔特(WilliamGeerts)所拥有;“白鼻”的另一个儿子为“晚蓝”(LateBlauwe),其被位于史凯得(Schilde)的威利凡连栋克(WillyBeirendonck)所拥有。这两位鸽友对于安特卫普联盟(AntwerpUnie)造成不小的威胁并赢得比利时边界地区的尊重。1980年对于比昨时赛鸽界与戈马利.佛布鲁根是个新时代的开始。许多专门从事繁殖的鸽舍相继成立,因此赛鸽的品种一再地被改善并同时在速度赛,中距离与长距离达到700公里的成绩也一再打破以往的最佳纪录。戈马利.佛布鲁根鸽舍不落人后地赢得许多比赛。例如他的赛鸽在哈戈地(Hageland),丹摩(Demer)与戴乐(Kijle)中距离比赛中赢得多次第一。这种种的一切都要归功于戈马利独到的购买眼光。他除了购买著名的“王牌”,“霍夫肯斯”与“白鼻”,也从范斯为菲尔特(VanSweefelt)购买了“圆梦”(Schilderij,环号5349262/1979)以及从瑞恩高立斯(RanneGoris)购买了“迪克”(Dikke)与(680)。不过,戈马利并非每次都以高价购入。例如“圆梦”便是一活生生的例子,“鸽”超所值。
  在一个鸽友之夜,路易斯范迪斯特(戈马利的叔父)向泰森德罗(Tessenderlo)的坎平恩(Campion)买了具有血统证明的赛鸽以及“圆梦”的孙子。因此路易斯认为“圆梦‘与“小王牌女”(KleinAske,环号2367021、1977)此黄金组合将成为戈马特.佛布鲁根鸽舍的传奇。
  卡列尔.幕利门(KarelMeulemans)的“军校生”(环号6111169/72)的孙子随后也加入戈马利.佛布鲁根鸽舍并对鸽舍的发展有一定的贡献?!袄毒I保˙lauweKadet,环号6802017/1978)与“王牌”的女儿配对并繁殖出著名的“灰色军校生”(Kadet环号2118002/86)。
  黄金组合
  墨里斯范得威尔德(MauriceVandevelde)曾经强调一对黄金组合一生只能产生一羽超级赛鸽。要得到此一理想的组合实在是少之又少。当时,没有人会去质疑他的论述因为他是一位真正的赛鸽专家。不过,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若是你看到“圆梦”(Schilderij)与“小王牌女”(KleinAske)这对黄金组合的后代,你则会大大质疑墨里斯的上述观点。1983年起赛鸽界出现许多极优秀的赛鸽。他们在各项大赛中拿下多次第一或首奖。这些赛鸽包括“秃头”(Kletskop)、教父(Godfather)、贝壳圆梦(GeschelptSchilderij)、盲点(Blinde)、(Teen)、马里斯(Massis)、(Mazout)、“史卫夫特的蓝”(BlauweVanSweefelt)020与灰色军校生(Kadet)这些全是“圆梦”(Schilderij)与“小王牌女”(KleinAske)的后代或是“王牌”的后代。因此,后来的许多赛鸽繁殖者年复一年总想要证明自己可以培育出极优异的品种并想突破1983年起上述的这些品种。当然这些品种在各项竟赛的优异表现立即吸引世界各地鸽友的注意。只是这对黄金组合并没有繁殖出许多小孩,因此戈马利压根也没想到这是一对黄金组膈所以早就将他们拆散了,因为他一直深信随时更换交配的伴侣能产生较佳的结果,如果一地组合相处太久彼此会失去兴趣所以繁殖出来的品质相形恶化。戈马利在1982年将“圆梦”与“小王牌女”拆散。不过他注意到他们的儿子,“史卫夫特的蓝”(BlauweVanSweefelt,环号23960063/1981)的绝佳表现;周岁组的顶级赛鸽,摩名尼斯赛(Momignies)的冠军与伊坛帕斯(Etampes)赛的冠军。所以在1983年,戈马利决定再将这对黄金组合放在一起,这一年诞生了另一只“史卫夫特的蓝”(BlauweVanSweefelt)它总共入赏六次大赛冠军,包括1983年的奥良?。≒rovincialOrleans)的冠军与一项速度赛的冠军。1984年,“史卫夫特的蓝”(BlauweVanSweefelt)到了日本并开始举世闻名。教父(Godfather,环号2118002/86)是“秃头”(Kletskop)的兄弟。他从未真正地参加比赛并被法蓝斯凡路易(FransVanRoey)收购而成为一羽种鸽。他是利蒙治(ProvincialLimoges)省赛冠军的祖父,拿邦(ProvincialNarbonne)省赛冠军的祖父与巴赛隆纳(Barcelona)省赛冠军的祖父。事实证明戈马利.佛布鲁根的鸽子一再繁殖出优秀的品种并且也在长距离比赛中也是大放异彩?!盎疑I保↘adet,环号2118002/86)不只是拥有卓越地飞翔能力并也是一羽好的种鸽。在波治国家赛(NationalBourges)中,从29926羽之中,他以最年轻之姿取得第二十九名。二年之后,在同样的比赛,他则击败较年长的13154羽而取得第二名的位置。同时,他的儿子在相同比赛里,赢得10689羽周岁组的第二名?!盎疑I备缸拥盗迥甓荚诒热腥〉眉训某杉?。然而“灰色军校生”在繁殖工作上贡献并不大,因为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比赛中飞行。最后,戈马利决定将“灰色军校生“售给台湾的大卫林(DavidLin)此一售价打破有史以来中距离赛鸽的最高价格。不过,戈马利仍保有“灰色军校生”系的数只后代并持续繁延之。所以他也试着繁殖“灰色军校生”与的孙子(KleineBlauwen,环号2132110/93)的后代。他入赏波治(PrivubcuakBourges)省第一,沙特鲁(ProvincialChateaurlux)省第一与国家准决赛。1992年,沃斯.燕纳斯(Vos-Jennes)的赛鸽,皇后(Queen)赢得K.B.D.B中距离鸽王国家赛冠军,其父亲即为“灰色军校生”的孙子。之后,皇后被贺伯特兄弟(HerbotsBrothers)收购并与“国王”(King)交配。如前所述,戈马特的鸽舍曾经遭到小偷光顾,损失相当惨重。圆梦与一些价值非凡的赛鸽全被偷走,其中包括“白鼻”与其后代以及“王牌”的直系子孙。不幸中的大幸就是他最好的赛鸽并未被偷走。奇怪的是,这些小偷始终没被抓到而且被偷的鸽子也都没被找到。只有一只雌鸽两年后自行飞回鸽舍。经过此一横祸之后,戈马利决定将所有顶级赛鸽移至繁殖场。假如这些小偷想要重挫戈马利的赛鸽繁殖事业,他们可能要大失所望,因为戈马利的谨慎与独特的繁殖系统,使他安然地度过难关,不然他则须要花更长的一段时间恢复之前的水准与成就?!巴和贰保↘letskop,环号2350199/83)曾经是世界上最佳中距离赛鸽之一。1986年,他入赏沙特庐10417羽(Chateauroux)国家准决赛冠军,两次奥尔良(ProvincialOrleans)省赛第一与一次勃洛伊斯(ProvincialBlois)省赛第一。1985年波治(Bourges)14042羽国家赛第五十二名与1986年波治(Bourges)13053羽国家赛第一百三十八名。他也入赏四次省竟赛锦标与两年之内赢得两次国家赛首奖。此时,他的飞行生涯才仅仅只有三年。
  1987年起,“秃头”全职当一名种鸽而成功地替代了它祖父的位置。很快地他繁殖出一系列的顶级赛鸽。例如“盖洛合托”(GeelogerHertog,环号2201137/89)。他曾经在国家赛中四次位居前一百名(每次的参赛者都超过13000羽)?!案锹搴贤小钡哪盖资恰扮究ê贤小保═ikjeHertogin,环号2297160/87)他也是“白色”(Witte)的祖母。他曾入赏沙特庐(chateauroux)13033羽国家准决赛第一?!巴和贰钡牡诙坪醪判愕钠分?。他是“公主”(Prinseske)的祖父?!肮鳌币簿哂谢曰偷恼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的沙特庐(Chateauroux)国家赛。两只“秃头”的孙辈在7848羽中位居前十一名,“秃头”的一些子女从未参加过比赛,完全被当成种鸽繁殖更优秀的下一代。例如“白翼巴隆”(WitpenBaro,环号2553359/90)小捣蛋(KleineBrutte,环号2198165/92)与“洗拿秃头”(SheenaKletskop,环号2132277/93)(Teen,环号2350008/83)是“秃头”的兄弟,但他却没有一项世界知名的成绩?!巴和贰蓖司幽缓笾?,Teen被期待成为八零年代最佳的中距离赛鸽之一,但它却只赢得维尔松(Vietzon)1907羽国家赛与992羽省竟赛的第一。但是,最后他也跟“秃头”一样成为种鸽。Teen是SheenaTeen(环号2061052/94)的父亲。他如同他的祖母,传奇性的小王牌女(KleineAske,环号2367021/77),是同系繁殖的产物。SheenaTeen是“骇客”(Herkul,环号2061052/94)的父亲?!昂Э汀笔且挥鹗抵撩榈某抖ゼ度?。1999攫,他赢得维尔松(ProvincialVierzon)省赛的第一维尔松(Vierzon)16828羽准国家赛的第三。1999年至2004年之间,他持续地入赏许多比赛的首奖,其中包括省竟赛与国家赛。020(Blauwe020,环号2350020/83)是“王牌”与“白鼻”交叉配对之后的产物。根据这个结果,他与“秃头”、“Teen”马西斯或“灰色军校生”属于同一系。他也是黄金组合下的成员之一。当戈马利强迫所有顶级赛鸽移至繁殖场时,他将“秃头”视为最重要的鸽系。不过,未来的成绩证明(020)的表现不比“秃头”逊色。曾入赏五次冠军并在许多大小比赛中表现抢眼。身为020繁殖者的戈马利,繁殖出第一名的赛鸽而且其第二代也在准国家赛与国家赛中赢得了许多锦标。例如:蓝色纯真020(BlauweSchone020,环号2061286/94)的直系儿。一只美丽的鸽子但他从未参与过比赛。他被当成种鸽并繁殖出“沙米”(Semi,环号2096053/1996)。这只赛鸽曾名列沙特庐(Chateauroux)8383羽准国家赛的周岁组冠军。020(环号350020/1983)是“合托鸽”(WitpenderHertog)的父亲;“合托鸽”是“白色“(Witte)的父亲?!鞍咨痹?991年沙特庐(Cjateairpix)13033羽国家赛的冠军?!拔痔氐淖畎庇置晔趵衔澹╓alterFavorite,环号6337535/92)是“特比”(Derby,环号6468231/19850与环号2462985、88的儿子。这羽鸽子属于戈马利的女媚,钻石王,鲁道欧斯都霍夫(LudoOosterhof)。他的下代赢得波治(Bourges)12682羽国家赛第一与亚精顿(Argenton)11081羽准国家赛第一。他同时也是一项22851羽速度赛中最快的赛鸽。
  在九零年代初期,戈马利.佛布鲁根鸽舍的幼鸽吸引许多买家的注意。这些买家不惜以天价购入这些幼鸽。事实上,他们从不后悔以此高价购入他们因为这些幼鸽的繁殖能力强而且繁殖的品质非常好。虽然戈马利在赛鸽的繁殖品质已深受肯定,但是他仍然谨慎地迎接二十世纪的到来。
  繁殖的艺术大师
  虽然许多繁殖者声称拥有超级配对。相对地,戈马利指出,在他投入赛鸽繁殖的生涯里,他只得出两对黄金组合:奇妙接触(Wondertik)与好哈泼(GoedHoppel);圆梦(Schilderij)与“小王牌女”(KleineAske)。赛鸽繁殖一直是戈马利的热情所在。这个热情在他的血液里澎湃流动加上他想要在赛鸽赛中拥有高水准的表现,所以造成他在赛鸽繁殖上的成功。
  若是你仔细研究戈马利.佛布鲁根的赛鸽血统,“王牌”是主要的鸽系。除了“王牌”系统,戈马利拥有其他三个主要血脉:“秃头”系统、Teen系统与“020”系统?!巴跖啤毕低骋踩菀子肫渌低辰慌涑晒?。例如“秃头”即是“王牌”的女儿与路易斯范斯维菲特(LouisVanSweefelt)的“圆梦”交配而成的成品。020的母亲是“白鼻“的女儿。色军校生002/86(Kadet002/86)曾入赏波治(Bourges)国家赛第二,他是“王牌”的女儿与“军校生”的儿子交配出来的产物(Teen)与“马西斯”(Massis)是“灵光一现”的亲兄弟。他们都是相同血源下培育出来的优秀品种而这个优良品质的血统将一代一代传递下去。值得注意的是,属于这个系统的鸽子若是与其他系统的鸽子交配,也会产生优秀品种的赛鸽。因此九零年代的省竟赛的赢家无一不是来自于戈马利的赛鸽。保罗德里森斯(PaulDriessens)是戈马利的好友与工作伙伴,他所繁殖出来的鸽子特别在布拉邦省(Brabant)表现非常杰出,他是“矮子”(KleinManixke,环号2265166/86)的拥有者。他在戈马利.佛布鲁根鸽舍的拍卖会上直接买下“矮子”。他的母亲是“小王牌女101”(Aske101环号2196191/79)。矮子是“王牌”系统下近亲交配出来的产物?!鞍印庇氲吕锷垢肷崮诘母胱咏慌涑隼吹钠分侄际嵌ゼ度?。也因为如此,保罗德里森斯也因此举世闻名。但是繁殖赛鸽并不是德里森斯的正职,最后因为他的工作关系,他只能卖掉所有的鸽子。在一次公开的拍卖会上,他的鸽子多被比利时的赛鸽专家买家以天价买下。戈马利一直深信“赢家的血统来自赢家”。最好的赛鸽来自于最好的血统的内部交配。一只好赛鸽却有不好的血统与一只不好的赛鸽却有好血统,请问你会选择那一羽?高梅尔会最后选择后者。对于戈马利而言,血统是他最好的繁殖策略。例如,只有一次入赏过一次国家赛冠军的鸽子并不会吸引他的注意。最重要的是这只鸽子必须具备优良的血统。所以他会尽量找到优秀血统的鸽子来改善其鸽舍内的品质。另一方面,戈马利强调美丽与优良的品质并没有必要搭配在一起。他拥有卓越的赛鸽与种鸽,但是他们通常没有完美的外表。例如“秃头”拥有极美的头形却有着普通的鸟啄与一点也不强壮的背部?!盎疑I痹蚴且恢挥怯舻娜耄―eepPigeon)020则是太小而不足以称为漂亮。不过,他们优越的表现却让他们变得与众不同。
  沙特虚(Chateauroux)的常胜军
  九零年代,戈马利.佛布鲁根鸽舍的赛鸽在一系列的省竟赛与准国家赛驰骋全场1997年,戈马利的赛鸽在沙特虚准国家赛中入赏第四,第七与第八的恐怖成绩。长距离的赛鸽,过去戈马利曾经成功的培育出在长距离比赛中表现优异的赛鸽。但为数不多,因此他积极地想要在这个领域占有一席之地。1995年起,他的长距离赛鸽开始有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入赏波城(Pau)赛第一,蒙托邦(MontaubanProvincial)第二,利蒙治(ProvincialLimogesDerby)第四,利蒙治(ProvincialLimoges)周岁组第六,布利福省(ProvincialBrive)第十一与巴塞隆纳省(ProvincialBarcelona)第十九。国家赛方面也有不错的表现:入赏1953羽波治国家赛(NationalPau)第三,5533羽蒙托邦国家赛(NationalMontauban)第十一,8833羽利蒙治国家赛(NationalLimoges)第三十五,9452羽巴塞隆纳国家赛(NationalBarcelona)第五十六与21390羽布利福国家赛(NationalBrive)第六十四其中一羽赛鸽的血源来自于“达克斯鸽”(Daxdofferke,环号2528624/1976)与“小蓝桥”(KleineBauwBurg,环号2359168/1985)的儿子。他的儿子,“英特巴黎”(Interparis,环号2198464/1992)带给戈马利在长距离赛鸽培育上的成功。从1994年到1998年,英特巴黎入赏比利时第五的顶级赛鸽。他与他的交配对象,竞速者(Chiapucci环号2366425/1991)的后代也在比赛中表现突出。竞速者的母亲,英特巴黎的父亲的亲姐妹;他同时也是“班特469/2000”,曾入赏2002,2003,2004与2005巴塞隆纳赛(Barcelona)国家赛而成为全欧洲的巴塞隆纳四年鸽王。
  巴塞隆纳(Barcelona)
  如前所述,戈马利极欲在长距离方面一展长才,尤其是参于世界闻名的巴塞隆纳锦标赛。他的巴塞隆纳赛鸽队果然在最近几年的巴塞隆纳锦标赛打破许多人的眼镜而大放异彩。其长距离赛鸽的血源主要来自于克拉斯欧特斯霍夫(KlaasOosterhof),霍伊帕斯兄弟(HuypersrBothers),杨恩斯特(JanErnest),杉德布尔(Zandboer)罗杰富雷卡(RogerVereecke)与罗杰罗里松(RogerFlorizoone)。

 

赛绩列表

 

名鸽列表

 

 

词条统计
  • 浏览数:12164
  • 编辑数:0
  • 喜欢数:0
  • 创建者:小管(admin)
423| 239| 999| 794| 174| 48| 623| 890| 667| 395|